首页 > 行业观察 > 700万粉丝的“郭老师”遭封禁,“畸形网红们”垮了?

700万粉丝的“郭老师”遭封禁,“畸形网红们”垮了?

新知榜官方账号

2021-09-10 11:31:12

9月2日,网红“郭老师”发布微博称自己的抖音账号被永久封禁,艾特抖音官博,表示自己很无辜,需要抖音给出解释。

图片1.png 

 

哪知解释没等来,其微博账号很快也遭到封禁。随后不到1个小时,“最美郭老师”的账号就在全网消失了。

图片2.png 

郭老师是谁?可能很多人还不认识,但你一定听过她带火的“郭言郭语”。比如“夺笋啊”,“迷hotel”,“集美们”等热词,都来自郭老师语录。

从万人追捧到全网封杀

艺术家安迪·沃霍尔说过:“在未来,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但在短视频时代,其实只需要15秒钟。

郭老师就是典型的代表。“郭老师”来自于河北沧州农村,1994年出生的她,被网友调侃长着50多岁的脸。最初她在快手直播一些日常生活,但直播了两年,几乎无人问津,直到2019年末一个吃猕猴桃的短视频让她爆火。视频中,她随意扎着头发,用做作的声音和夸张的表情,说着自己自创的语言“迷hotel”,她剥开一个猕猴桃后,又猛然把整个塞进了大嘴里,随即迅速露出痛苦面具,发出如同“猴子一般的尖叫”。

图片3.png 

怪异的表演戳中了网友的心,很快,在B站上出现了各种相关的鬼畜视频,热度一波波走高。

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流量按钮, “迷hotel”之后,“耶斯莫拉”“集美”“你在无中生有、暗度陈仓,你在凭空想象、凭空捏造,你在无言无语、无可救药”等“郭言郭语”,让即便不认识她的人,也能在网络上随处听到她的热梗。

2020年疫情,很多人在家宅着,“郭老师”的奇葩行为成了很多人找乐子的方式。镜头下的她十分“原生态”,经常素颜出境、邋里邋遢、蓬头垢面,说话、行为也丝毫不顾忌。

那时的她有多火?据悉,在封禁前,郭老师抖音账号已经坐拥700万粉丝。同时,有媒体报道称,今年4月,郭老师前往南京,大批粉丝围堵酒店大喊“郭老师”,由于大批粉丝围观导致夫子庙交通瘫痪,就连警察都前来疏导人群。

图片4.png 

粉丝喜爱她的原因无外乎不做作、放得开,觉得给自己带来了快乐。而在另一种反感她的人看来,“郭老师”刻意扮丑、装疯卖傻,直播时大呼小叫、骂脏话,甚至对着镜头放屁,十分低俗。

图片5.png 

不过,“郭老师”会制造流量,却没有学会运用流量。

9月2日,郭老师全平台的账号都被封禁了。封禁的原因很明确,此前广电总局发布的加强文艺节目和人员管理的通知,里面明确指出了“坚决抵制低俗‘网红’,无底线‘审丑’”。

畸形审美,是如今换取流量的一大法宝。

比如最近爆红的“人类高质量男性”徐勤根,也是“审丑”代表。

徐勤根的火源于其一段求偶视频,视频中其浮夸的造型、言论引起了大量网友讨论。他梳着油腻发型、扭胯自拍的照片更是流传网络,引得网友、明星模仿。

图片6.png 

走红之后,徐勤根立马开启变现之路,并对粉丝群进行收费,想要入群者,每月收费2.5万元,“包年价”7.5万元。

8月19日,微博VPlus官方账号发布声明称,在收到用户相关投诉后,已将徐勤根的V+会员功能关闭。之后,徐勤根在多个社交平台的账号被封,彻底销声匿迹。

这一次,从爆红到消亡,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

封禁流量网红主播,已经不是稀奇事儿了。 

在郭老师被封的同一日,拥有超9000万粉丝的辛巴因在快手吐槽快手再次遭到“直播封禁”。而之前,以“吃个桃桃”“好凉凉”受到关注的网红凤小逸,也因其发嗲、内容过于“娘炮”,被广电总局抵制。今年5月,快手主播殷世航也因在订婚中炒作卖货、低俗演戏和虚假宣传等违规行为被封禁。

一时间,曾经风风火火的“顶流”网红接连不断“翻车”,我们仿佛看见了用低俗博眼球、“审丑”文化这条“走红捷径”的幻灭。

为什么总是“红”颜薄命

在流量里“畸形冲浪”的网红们,俗的各有不同,结局都难逃封杀。但也许他们心里和很多网友一样不平衡,我们靠本事赚钱,凭什么被封杀?

其实,郭老师成名前也是个小人物,和男友开火锅店欠了十几万,连房子都被人拆了。但靠扮丑爆火之后,据传她一年赚1000万。

她早期就曾在直播中透露,她无需卖货、接广告,仅通过直播打赏就能月入过万元。在巅峰时期,一场直播就能赚五六万,比很多人一年收入还多。

而另一位靠批判他人吸引流量的铁山靠,因为多次在直播骂人时穿着海澜之家的衣服,被粉丝戏称为“海澜之家代言人”。

图片7.png 

瞅准流量后,海澜之家便空降他的直播间,疯狂送礼,当上了榜一大哥。有人粗略估计过,当晚铁山靠光从海澜之家那收到的礼物至少1000万音浪,等于100万人民币。

他的首次带货也给了海澜之家,首秀就卖了4600万,按照1%抽成,他也可以赚46万,这还不算出场费。

他们的成功,打开了直播界的潘多拉魔盒,让人们以为只要够俗,就能挣钱。

在这些妖魔网红的带领下,低俗直播的风气一发不可收拾,甚至占据主流。最关键的是,他们的低俗还被数以千万的人追捧。

为了流量,视频平台UP主争相模仿郭老师,有人甚至靠郭老师爆红。比如抖音186万粉丝的“章鱼妹”,就靠着模仿郭老师吸引了不少粉丝。即使郭老师被全网封杀,在B站上盘点郭老师的鬼畜视频依然火爆,他们还在不懈地从郭老师身上寻找财富密码。

图片8.png 

在他们的影响下,赚取“流量”的途径和方式显得无关紧要。无论美丑,无论善恶,只要有流量,就能变现,这几乎成了互联网的共识。

他们被封杀的一点不冤,集体审丑的狂欢,早该结束了。靠扮丑搞怪成名的网红,看似一时获得了流量密码,殊不知,却早已陷入流量的漩涡,最终迎来的是坠入谷底的结局。

他们的视频,没有营养含量,没有社会价值。只是反套路化的夸张表演和惊世骇俗的言论,根本上只是在猛戳人们的嗨点。

人们为了减压,被荒诞怪异的审丑快感所裹挟,很容易获得短期的满足,但人们总是期待下一个刺激。当主播满足不了用户的猎奇心理时,他们只能不断刷新下限。

郭老师在最初火的时候,因为无美颜、无滤镜,再加上率真的性格,还有人夸她耿直,正能量,粉丝也愿意跟风来点“郭言郭语”。但随着观众审美疲劳,刺激越来越难,于是他们的下限越来越低。郭老师的一名粉丝早就说过,郭老师总是语出惊人,尺度太大,迟早会被封杀。

还有早期的药水哥,靠着无厘头行为,被称很多粉丝和鬼畜玩家称为“行为艺术家”。但随着灵感的枯竭,他们产生了流量焦虑,迫切追求更多流量时,甚至开始打擦边球。

靠耍丑搞怪能红一时,但没有一技之长,最后能给观众的,只有不断下降的底线。

如今国家明确指出了:坚决抵制低俗“网红”,无底线“审丑”。直播圈不再是法外之地,不能任由群魔乱舞。殷世航、徐勤根、吃桃桃男被全网封杀;铁山靠、惠子等人主动退网,在直播间说,“死了都要直播”、“永远要直播”的郭老师,也一夜消失。

这些“前车之鉴”都是对当下网红们的一个强提醒,不管是做什么内容,一定要把握好自己的尺度,遵守好规则,不要走向低俗。

写在最后

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写道:“娱乐至死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娱乐本身,而在于人们日渐失去对社会事务进行严肃思考和理智判断的能力,在于被轻佻的文化环境养成了既无知且无畏的理性文盲而不自知。”

如今网红能群魔乱舞,平台、观众和网红都不无辜。

网络直播行业的快速发展,扮丑搞怪和出格言论,最容易吸引大众眼球。低俗化内容更容易给人们提供情感的宣泄出口。在平台的便利,观众的围观,网红无下限之后,形成了这场畸形的狂欢。

流量本无罪,但网红和平台应该守住底线。不要让“审丑”对“审美”,劣币驱逐良币。

寻求报道,请 点击这里 微信扫码咨询

关键词

网红 抖音 直播带货

分享至微信: 微信扫码阅读

相关资讯

短视频知识人物影响力榜

查看更多

新知榜独家 {{faTime.effecttime}}发布

总榜

人物 领域 粉丝数 影响力指数

{{item.manIndex}}

{{item.nickname}} {{item.field}}

{{item.fs}}

{{item.ef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