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观察 > 中国二次元用户将突破4亿,抖音快手从B站“抢食”

中国二次元用户将突破4亿,抖音快手从B站“抢食”

新知榜官方账号

2021-04-16 14:44:35

“哟,这不是百事灵吗?几月不见,还知道更新呐。”

这是快手用户在原创动态漫《天台上的百事灵》评论区的调侃留言。此时距离动漫上次更新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粉丝不得不用这种“嘲讽式”的留言来表达追更的迫切心情。

《天台上的百事灵》这部动漫从2020年10月开始在快手更新,作品主要讲述萌新主播周萝卜和几个SSR男神之间的奇幻故事。发布14期视频后,已经积累了488.1万粉丝,成为了快手上的王牌“二次元”IP。

图片6.png 

不知道从何时起,除了直播电商和土味短剧以外,快手俨然成为了一位“老二次元”玩家了。

今年3月,快手就推出了"发电计划 2.0"等扶持计划,宣布每月将拿出 1.3 亿流量重点扶持二次元垂类创作者和达人。

而老对手抖音早在2019 年就上线了二次元的“轻漫计划”,近期还将其升级为了2.0 版,今年春节期间,抖音还首发了 2021 年春晚动漫生肖吉祥物,上线"嗨皮牛耶"主题活动,总曝光高达 90 亿。

相较于B站等传统二次元平台,依托短视频所生长的“动漫轻内容”不但制作周期较短、成本较低,还能产生与IP内容联动的商业效应,收割年轻受众流量,自然成为了当下短视频行业的蓝海市场。

为了二次元的“短”生长,抖音快手加足马力

根据《2019-2020 中国二次元视频行业专题研究报告》显示,中国二次元市场规模正在逐步扩大,2019 年中国二次元用户规模约为 3.32 亿,预计 2021 年将突破 4 亿人。这一曾经的小众文化正一步步发展,融入当代生活的方方面面。

图片7.png 

毫无疑问这部分年轻的二次元用户也是短视频的忠实用户,此前快手发布了《2020 快手内容生态半年报》,2019 年 7 月至 2020 年 6 月期间,有 3 亿用户在快手发布作品,快手二次元日活跃用户数达到5000万。

图片8.png

而且二次元用户也有很多三次元领域的爱好。快手平台上,每3位汉服类短视频观众就有1位爱看美妆类短视频,每10位盲盒手办类短视频用户就有1位爱看滑板类短视频,不乏二次元爱好者顶着动漫头像在快手学习。

如何通过曝光资源、扶持计划、创意形式等多层面助力二次元内容的短视频化,留住年轻用户,成为了抖音与快手的共同课题。

早在2019年,抖音就率先动手联合人民日报漫画增刊《讽刺与幽默》共同发起了 “轻漫计划”,发掘优质原创短视频动漫 IP。

2020年6月,又发起二次元短视频直播活动“元气学院”,为创作者提供流量和现金扶持,累计有 5.4 万创作者进行了活动直播,投稿作品总播放量破百亿。

图片9.png

而快手自然也不甘落后,2019年发起了王一博二次元互动、二次元 IP 剧情互动、 IP 形象仿妆大赛等多个二次元挑战活动。2020年9月,快手推出发电计划 1.0,宣布扶持 Coser、声优和原创动漫等内容。

今年3月,又将发电计划升级为2.0版本,宣布每月将拿出 1.3 亿流量重点扶持二次元垂类创作者和达人。

图片10.png 

抖音和快手急于在站内建立二次元氛围和创作生态,主要有两方面考虑。

一方面是考虑到当前二次元短视频内容的破圈和大众化,从内容层面来讲无疑是为平台实现拉新和促活的最好渠道,让二次元爱好者在平台实现持续互动并向创作者转化的良性循环。

另一方面,二次元内容所辐射的音乐、动漫等,可以与站内已经建立的内容生态实现交叉、融合,实现更加丰富的新鲜内容和呈现方式。

跨过了疯狂生长的2019与2020短视频元年,在 2021 年,亟待打开更多内容增量和用户增长的短视频平台似乎在二次元方向获得了某种可能,这也可以解释行业共同发力二次元的动作。

出圈的不是二次元文化,而是二次元元素

2018 年快手收购 A 站时,就被网友调侃为了“画风不符”,甚至有人评论这是女神嫁给了抠脚大汉。如今再看这起收购,却不得不佩服快手的高瞻远瞩。

图片11.png

越来越多从二次元短内容中衍生的消费模式,已经触达了更为广泛圈层的大众消费,并延伸到了线下。这些消费模式正通过短视频的商业化能效,进一步切入更多年轻人的消费场景。

去年12月,泡泡玛特推出的周杰伦系列盲盒选择在快手首发,累计160万人观看了直播,3分钟售空6600个周同学盲盒、0.57秒售完1200个密林古堡盲盒。快手的直播和电商交易体系,和二次元潮玩文化之间,形成了良好的联动。

图片12.png

这种基于商业能效创作的二次元内容与传统的B站 ACG 内容相比,可称为“泛二次元”,更大范围地囊括年轻群体的兴趣社群和信息,这也为短视频平台提供了更多内容切入口。

不过,这类泛二次元内容虽然可以让用户通过更低的门槛或更 “轻态” 的方式接触二次元内容,扩大二次元的用户和场景边界;但是失去了二次元文化本身丰富的圈层文化内涵,使短视频平台很难成为粘性较高的二次元社区。

所以与其说二次元在短视频火了,不如说是“二次元元素”在短视频火了。

去年底,一则动漫女性"扭腰"的视频在抖音爆火,其实这一角色是来自《DARLING in the FRANXX》的女主角02,但该作品曾在2018年因物化女性问题下架,没想到又在短视频平台火了,还让后者来源的游戏《Muse Dash》突然涌入大批新玩家。

图片13.png

对于抖音的短视频用户来说,无论是02还是其他被制作成“扭腰”视频的动漫角色,大家欣赏的是其动感音乐与扭腰动作的画面呈现感,但是在传统二次元圈层用户看来,将动漫人物作为流行元素所使用,却不知其背后的二次元文化背景,这种浅薄的内容创作产品实在无法让他们认同。

从这一乌龙事件不难看出,短视频平台如果要建立二次元的文化氛围,还需要进一步培养用户的二次元认知。

此外,短视频平台目前的二次元内容初级阶段特征还比较明显,普遍没有形成具有平台风格和内容特点。

以热门国漫IP账号《我的狐仙女帝》为例,该账号在快手半年涨粉558万。此前在抖音《我的狐仙女帝》已聚集了500.9万粉丝,获赞4425.8万,与快手也基本持平,内容基本就是多平台分发。

图片14.png

从以上两大表现来看,如果二次元文化进一步大众化,并逐步形成围绕短视频平台的用户和创作者生态,其与传统二次元用户的关系或许会越来越紧张。如何让二次元真正出圈,还需要短视频平台做更多功课。

写在最后

二次元文化目前正处于从小众走向大众、从社群文化走向主流文化的重要节点。短视频庞大的用户流量池和泛娱乐内容的布局,无疑可以为其提供最需要的庞大用户基础,更可以让其与主流文化产生充分联动,对于双方来说,合作是必然也是必须的。

在此基础上,抖音、快手目前已经拥有比较成熟的内容价值闭环,从内容产出、流量曝光、私域流量沉淀再到商业化变现的整个链条,也能够给二次元行业提供更多元的营销和变现渠道。

伴随着国内用户增长见顶,短视频进入垂类深化和精耕细作时期,二次元作为短视频平台拓宽用户圈层的重要内容垂类之一,也许出圈的机会已经近在眼前。

寻求报道,请 点击这里 微信扫码咨询

关键词

二次元 用户 抖音快手

分享至微信: 微信扫码阅读

相关资讯

短视频知识人物影响力榜

查看更多

新知榜独家 {{faTime.effecttime}}发布

总榜

人物 领域 粉丝数 影响力指数

{{item.manIndex}}

{{item.nickname}} {{item.field}}

{{item.fs}}

{{item.ef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