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观察 > 火花思维完成E轮超4亿美元融资 将加大扩科力度

火花思维完成E轮超4亿美元融资 将加大扩科力度

新知榜官方账号

2021-01-25 13:53:01

图片2.png 

1月25日,火花思维官宣已完成E3轮融资,此轮融资由挚信资本(Trustbridge Partners)领投,老股东跟投,由光源资本继续担任独家财务顾问。至此,火花思维在过去5个月时间里,已经累计完成了E轮全部3笔融资,融资总额超过4亿美元。

火花思维创始人兼CEO罗剑表示:“这次融资之后,火花有了更强的实力为孩子们提供更加优质的教育产品和服务。2021年火花思维依旧会将数理思维课作为拳头产品,同时也会加大对语文课和英语课的课程开发投入,为孩子提供更多有趣有效的课程,培养孩子受益一生的能力。”

而早在E2轮融资完成之时,火花思维创始人兼CEO罗剑就曾坦言这样的融资速度、频率、规模,是其在为2020年制定战略规划时,都未曾想到的事情;但他也在彼时的那封内部信中所言,这些融资的到来使其能更加从容,能够继续用长期的眼光对公司的发展做出正确的决策,而火花也因此度过了基本的生存期。

同时,据了解,在小班课业务上,火花思维正价学员(指长期付费学员)已经超过35万,一年前这一数字还只有10万;2020年火花思维确认收入接近15亿元,营收接近20亿元。要知道,做到近15亿确认收入,好未来用了8年,转型大班课两年即上市的跟谁学也用了5年。这样的结果也让不少业内人不禁感叹,火花思维或已经初步验证了在线小班课的模式。

但对于罗剑来说,居安思危、快慢有度,或许是其创业路上永远要思考和解决的命题。

创业核心命题:解决师资供给压力

在2020年在线教育红利之年,火花思维并非一个明显的受益者。

对于这个需要强供给端驱动的在线小班模式,疫情所带来的相对于流量红利,更多的是一种“鞭策”,使得火花更清楚认知到自己在师资供给方面的“道阻且长”。因为一旦当大批用户涌入、而师资承接能力不够,将不可避免造成用户因不想等待排课而流失至竞品(以灵活上课的AI互动课选手为主)的风险,影响用户体验和品牌认可度。

因此,相对于外围竞争的压力,内在扩科的压力,罗剑一直坦言自己最大的创业压力来自师资供给。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也是其需要花费更大精力去解决的问题。

火花在做这样几件事情:

其一,搭建更多的教师基地。

此前根据官方披露,2020年火花已经在北京、济南、郑州、武汉、西安、成都等多地拥有自己的教师中心,2021年,火花将进入更多的城市搭建更多自己的教师基地。

当然,从现实角度来说,这样的思路却又快不得。毕竟,开设基地除了要考量当地的扶持政策、高校资源,更为核心的是还要考虑能不能在当地招聘到、培养出、并且能留住足够优秀的人员。这才是相对于派驻,更有利于当地团队稳定和成长的重要方式。

当前,据悉,火花除了内部对整个招聘体系进行了梳理,增加了前端培训师的数量,使得招聘的速度和效率得到提升之外;此外,在标准化教研方面,火花把控的也更加细致,比如在一个教案中,学生很可能遇到的几个卡点都清楚标记并给出相应的解决方案,供授课老师参考,降低授课老师的培训培养难度。

其二,逐渐扩大班型。

据透露,在2019年年中左右,火花思维的班型从1对4,逐渐扩大到1对6、1对8。

这样的调整不仅缓解了师资供给的压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组班排课方面的运营压力。但这也意味着火花必须要在技术上进行突破,以保证学生的授课体验。

比如,火花思维的授课界面,学生本人并不能看到同班同学,只有老师在后台系统可以看到各个同学的状态。

根据火花思维方面介绍,这样的设计目的是因为小朋友的注意力很容易被其他小朋友所分散,当界面只能看到老师,小朋友的学习专注力会提高,这最终也会作用到用户体验和学习效果之上。

“慢”也是一种快

“这个行业有两种公司,一种是销售驱动的,一种是教研驱动的。而我们从公司创立第一天开始,就想做一家教研驱动的公司。”这是罗剑自创业以来就很清楚的认知。

与此同时,作为一个互联网出身的创业者,罗剑更是在创办火花思维第一天开始,就将互联网那套“靠强补贴先规模化培养用户习惯,而后商业化”的进阶路径,调整为“在规模化同时商业化”的教育创业路径。

也正是出于这样的判断,火花在创业路上始终坚持的一点是:将主要获客力量放在转介绍上,不做一家强销售风的公司。

而他也确实这样实践着。

此前在E2轮融资之时,根据官方披露,火花思维的转介绍率为85%。

甚至在这一成绩背后,是火花思维在过去一年逐渐在降低用户转介绍的奖励,直至最终取消这种转介绍的奖励。而这样的机制调整,也是源于火花对自身产品的足够自信,当然,在熟人社交的转介绍逻辑里,这也意味着用户对火花的课程产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而另一点可以证明这种风格的是,火花的辅导老师并不知道自己的薪资构成。

事实上,对于在线教育的辅导老师这一工种而言,很多品牌对其薪资构成往往界定的非常细致:完课率(直播+回放),作业提交率,退费率,扩科率,转介绍率等等,每个“率”都对应着一定的薪资指标。

但尽管这一群体有所抱怨,火花依旧在坚持不公开辅导老师的薪资构成。

根据火花方面介绍,这种设计背后的逻辑是因为一旦去公开每一样东西占的权重是多少,辅导老师一定就会紧着权重高的去做,比如他可能会疯狂催复购,这会造成非常不好的用户体验。当然,这样的调整也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火花的获客快不得。

对于这样的“慢”,火花是否真的不焦虑?

其实也不尽然。

尽管疫情并没有使得火花受到太多红利,但不意味着整个在线教育环境都是如此:在线大班课品牌频频且巨额融资是否会涉猎火花所处的在线小班赛道;在线大班课、在线1对1赛道在发力低幼学段后,已然将全学段、全学科产品体系所覆盖,这是否会使得火花扩科的窗口期大大缩小;AI互动课高密度投放是否会使得用户建立“学思维只能上AI互动课”的片面认知......

这些都是在火花发展到后期阶段,需要面临的更严峻挑战。

就在不久之前,火花被爆正在筹备赴美IPO,预计募集金额5亿美元左右,甚至已经选定好银行。

如果此举属实且成功,那很显然火花在融资能力、品牌建设上,或将迈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寻求报道,请 点击这里 微信扫码咨询

关键词

火花思维 融资 课程

分享至微信: 微信扫码阅读

相关资讯

短视频知识人物影响力榜

查看更多

新知榜独家 {{faTime.effecttime}}发布

总榜

人物 领域 粉丝数 影响力指数

{{item.manIndex}}

{{item.nickname}} {{item.field}}

{{item.fs}}

{{item.ef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