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观察 > 2021“资本+教育”融合发展,该如何破局?

2021“资本+教育”融合发展,该如何破局?

新知榜官方账号

2021-04-08 10:40:14

2021已经过去四分之一,教育市场竞争也愈发加剧。

对教育公司来说,护城河是什么?在寒暑期的烧钱获客大战之后,恐怕每一个入局者都充分认识到,获客只是第一步,获客后的留存、续费、复购和拉新才是考验公司经营成果的关键指标。

155805866322913.jpg 当前的竞争,已远远不是单一要素的比拼,团队的教研能力、内容质量、组织能力、服务能力和市场应变能力等综合能力才是教育企业致胜的关键。因此,处于快速成长期的公司若想要继续升值,处于稳定期的公司想要破局,都要借助资本的力量。而能否运用好资本,打造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关系到生死存亡。

素质教育投融资多达 76 起

远超其他赛道

根据清科研究,2020年Q3教育行业股权投融资数量位列全行业13名;融资金额位列全行业第19。在不考虑非公开投融资项目的情况下,仅从上述数据来看,教育行业全年依然受到股权投资市场的关注,投资金额整体较小反映估值层面更理性。

v2_8e196ead6b164543af734e6186af939d_img_000.png 

 

另外,素质教育、教育信息化、职业教育、K12教育投融资数量排名前四。从细分品类来看,素质教育投融资数量多达76起(占比 30%),教育信息化紧随其后,投融资数量达67起,这两个赛道的投融资数量远超其他赛道。

根据公开数据统计,2020年教育行业投融资依然多发生在早期阶段,其中A轮及以前投融资数量为175起(占比 68%),主要原因在于今年占比最大的素质教育赛道融资项目多为早期;B轮至 E 轮融资数量为72起(占比 28%),且以K12赛道和教育信息化赛道项目为主。

2020年IPO的教育公司共13家,分别于港交所、深交所、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上市。从细分赛道上看,K12教育3家,民办教育或民办高等教育4家,非学历职业教育2家,早幼教、素质教育、国际教育、教育信息化各1家。

学历性职业教育(民办高职、高校)往往因为资本雄厚、公司规模体量大,上市公司较多,资本化和证券化程度可见一斑。

事实上,近年来,教育IPO在美股和港股市场逐渐实现常态化。与前两年集中于港股上市有所不同,今年教育公司美股上市有所攀升,超过其他两个市场(美股7家,港股5家,A 股1家),由此可见,美股市场对教育公司来说依然具有很强的吸引力。而在整体上看,截至2020年12月,已有累计63家教育公司通过IPO方式登入美股、港股市场。

教育手段会往四个方向转变

毫无疑问,如今教育市场是极受资本青睐的。那么对于今年来说,资本+教育融合发展的破局之道,又有哪些新变化呢?

1503651216998737.jpg 对此新东方教育文化产业基金执行董事张育宁、阳光雨露教育集团CEO郭丹结合各自深耕的业务,做了一场详细的分享。

张育宁认为,教育手段会往这四个方向转变:一是从提分导向的应试教育向身心兼修的素养教育转变;二是从行政规划的国家办学向机制灵活的市场化办学转变;三是从实体课堂教育向虚实结合的智慧教育与户外探险的自然教育转变;四是从专业老师单一主体向家校互动的多主体转变。

基于教育目的的转变,培养模式需要全面升级。中国教育产业每年的增长水平是GDP增长的两倍,在整体的规模增长中,结构性的此消彼长将成为未来10年的常态。传统分散性的地方线下机构会快速地消亡或者整合,而基于更好的内容价值、技术价值和平台价值的教育机构,将迅速扩张,占领存量和增量市场。想要快速适应时代,需要尽快抓住下一个阶段的商机。对于教育从业者而言,需要调整产品服务和经营管理思维。

2018年到现在,政策和疫情改变了教育市场,不确定性是市场的常态。活下来的企业都是积极拥抱互联网的。现在疫情一隔离,线上和线下两个市场此消彼长,这对所有投资人都是一个信号。最近教育行业投资量上没有太大增长,线上教育的投资却非常火热。

随着互联网的演进,在中国,2020年的网民数量有9亿,占全国互联网数据生产量的18%。互联化直趋低龄,现在大部分10后、20后孩子自小就开始接触电子产品。保守估计,互联网有效的教育数据沉淀量是5年前的100倍到1000倍。根据摩尔定律,未来五年,该数据将膨胀到现在的1万倍。这意味着,一个孩子从出生到就职甚至死亡,所有的学习数据都可线上追溯,庞大的数据爆炸将带来惊人的商机。

幼教行业如何谋求生存发展?

阳光雨露总裁郭丹从实业视角出发,分享了对资本进入幼教行业的思考。2010 年前,幼教行业不被关注,入园难成为当时的热点问题。在国家政策的扶持和推动下,2018 年幼儿园数量达到了28万所,相较2010年的统计数量翻了一倍。到2020年,国家出台社区配套幼儿园治理政策,要求落实各地方政府80%普惠园占比的指标,加上新冠肺炎疫情下学生居家学习,瞬间打破原有滚动发展式的幼儿园经营模式,引发了幼教行业投资危机。

他指出,当前幼教行业存在资产难回收、资金链紧张、外债清还周期、幼教产能过剩等危机,行业陷于困局。

61a17e8809e04db99bbef8b529e02da4.jpeg 首先,在国家管控政策下,投入幼儿园的资产被锁死无法回收。其次,疫情之下孩子不再上学,造成了现金流紧张问题。再次,由于今明两年到了资本的退出周期,大量资本正在寻求抽身通道,幼教行业出现外债紧张危机。最后,在2018年行业拐点期之后,幼儿园学位产能过剩,许多幼儿园周围仅有3000个常住人口,适龄儿童更是少之又少。2020年后平均满园率最多能达到70%,幼教行业从增量无争市场演变为市场抢夺。

在此背景下,幼教行业如何谋求生存与发展?郭丹从三权分置、同城适度规模经营、未来收益权融资、产业中台能力供给和一体化教育改善经营效能五个维度给出答案。

第一,分置幼儿园的所有权、承包权和经营权,让服务管理和资产管理分别以独立公司和独立法人的形态运营。这一模式下,资产公司投资后,委托服务公司经营,服务公司则授权给区域公司。区域公司一方面管理学校的收入、成本和费用,还能够以此进行融资,另一方面负责为学校提供对应的现金和利润。

第二,架设总部 - 区域 - 学校的三级运营管理体系,实现同城适度规模经营。这一体系中,「区域」架构作用显著,区域工作重点从原本的执行任务转变为关注结果,区域角色从原本的运营主体转变为经营主体,达成区域公司化。每个区域公司的股东分红可以达到年化10% 以上,阳光雨露今年的数据则在15%左右,很好地保障了区域内经营团队和投资人的资金回报。

第三,以一年期学费解决所有托管学校和区域的现金流。通过整体授信质押所有学校的未来收益权,解决资产证明和无限连带担保的限制,推动资金流动后再去托管学生,让现金流控制在一年期学费的安全维度上。

第四,寻求产业中台能力供给。围绕提供流量效率工具和数据驱动能力,促进幼教行业实现经营「有效、有序、有质」的目标。郭丹总结了产业中台的四个组成部分:交易中台、数据中台、任务中台和资源中台。阳光雨露最早从任务中台和资源中台切入,并在今年一并启动了数据中台和交易中台,用以实现交易数据任务和资源管理。

最后,借助一体化教育改善经济效益。围绕着「店效」提升,做人场复用与时空折叠,从而改变价值实现和价值传递的过程。例如,学校老师会通过拍摄抖音记录日常教学场景,体现幼教背后的环境课程和关爱融入。立足于「重教育」的核心能力,延展到社会、家庭一体化的「轻 - 泛教育」。

基于上述模式,阳光雨露大量实践并取得显著成效。10个完成股权融资的区域公司累计估值2个亿,任务中台保障疫情后复学第一周出勤率高达91%,一体化教育基础上班级数量年增长74%、学生数量年增长35%。在商业模式的优化和重构之下,一个围绕园所的生态闭环得以建立,为资本赋能幼教行业提供可行之路。

无论如何,资本+教育的融合发展模式绝不能以牺牲学习者利益为代价,这对于资本方、教育机构来说,将是一个需要持续思考的重要议题。

关键词

资本教育融合发展

相关资讯

短视频知识人物影响力榜

查看更多

新知榜独家 {{faTime.effecttime}}发布

总榜

人物 领域 粉丝数 影响力指数

{{item.manIndex}}

{{item.nickname}} {{item.field}}

{{item.fs}}

{{item.effect}}

加载更多 暂无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