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观察

吴晓波这个“香饽饽”为何卖不掉?

新知榜 2019-09-29 17:02:29

“我自我认知还是一个记者。如果以后被记住,也是因为我记录了某些事情。”一直想以记者身份被记住的吴晓波。这一次,却再次成为了财经新闻的主角。

9月27日晚,全通教育发布公告称,终止收购吴晓波旗下巴九灵96%股权重组事项。

作为财经领域的头部作家,吴晓波,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寻求个人IP资本化的战役中,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败局”。

timg.jpg

但这或许并不是故事的结局。

在自媒体平台寻求曲线上市纷纷遭遇滑铁卢的大背景下,如果不能解决“去吴晓波化”的难题,留给巴九灵的,或许就只有独立IPO这“华山一条路”了。

瞄向知识付费第一股,上市路却频频遇阻

早在今年3月,吴晓波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准备卖掉“吴晓波频道”,而接盘者正是全通教育。不久,全通教育就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作价15亿元,购买吴晓波旗下的杭州巴九灵96%的股权,其中就包括“吴晓波频道”。

图片1.png

全通教育此举意图很明确:新增泛财经领域知识产品及培训服务,突破以校园为基础的业务场景和业务范围,进一步丰富在教育产业链中的布局。如果收购成功,全通教育将摇身一变,成为知识付费第一股。而“吴晓波频道”也将实现曲线上市。

看似一场皆大欢喜的“联姻”,不料从消息公布以来便危机不断。

从3月到9月期间历时半年多,全通教育的收购之路可谓一波三折。首先是全通教育宣布收购计划当晚,深交所便火速下发问询函,主要从“从业资质”、“原创能力”、“版权纠纷”、“盈利能力”切入,一连提出多个问题。

其实,深交所的问询属于常规操作,从本质上是对于巴九灵所从事内容行业经营风险的不同纬度考量,也是在考察巴九灵与吴晓波的个人绑定关系、依赖程度。

时隔一个多月,全通教育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本次交易的实质为标的公司完整业务体系的证券化,而并非吴晓波先生个人IP的证券化。然而次日,深交所再次对全通教育下发问询函,针对其各板块业务收入的确认情况、持续盈利能力等问题进行问询。

4月15日,全通教育回复深交所称,吴晓波频道虽具备营销功能,但有别于普通“营销号”,并从定位、主要目的、广告收入方面进行说明。然而,事情并未到此结束。

到9月23日,全通教育发布公告称,由于受宏观经济环境、上市公司及标的资产经营情况、重组政策变化以及股票二级市场价格波动等因素影响,交易双方对交易定价、业绩补偿等核心条款还没有谈拢。很显然,这则公告已经透露出此次收购将存在变数。

几天后,也就是9月27日,全通教育正式宣布终止重组,给出的理由是:受宏观经济环境、上市公司及标的资产经营情况、重组政策变化以及股票二级市场价格波动等因素影响,交易双方未能就本次重组方案所涉交易定价、业绩承诺与补偿安排等要素达成最终共识。

自媒体上市折戟非个例

有心人自然会注意到,巴九灵旗下拥有众多自媒体号:新匠人新消费、思想食堂、企投会等,而“吴晓波频道”当属最知名。2014年, “吴晓波频道”公众号正式开通,两年过后阅读量破亿,截至2018年底,粉丝数量已突破350万人。

u=2554829342,3737120580&fm=214&gp=0.jpg

在强大的个人IP影响力下,“吴晓波频道”除了基于自媒体的广告变现,还向社群运营、知识付费、内容电商等方面发力,可以说完成了财经垂直领域内的自媒体发展方向的多样探索。从最初以吴晓波为主要IP标签输出评论文章,再到后来联合秦朔、冯仑等IP制作视频内容,再到试水内容电商、追赶知识付费的浪潮、围绕“巴九灵”孵化IP矩阵……

最后,在“吴晓波频道”这个IP之下,巴九灵完成了由内容发布,到线下培训,再到整合营销的一整套知识付费变现逻辑。看似一片大好的局面,却随着知识付费行业的遇冷,自媒体也渐渐被资本市场“打入冷宫”。

其实,除了“吴晓波频道”,在以往上市公司并购自媒体资产的计划中,失败案例不在少数。

2018年4月,瀚叶股份曾宣布拟以38亿收购量子云100%股权。6个月后,瀚叶股份发布公告称终止收购,原因是“当前资本市场环境及产业政策发生变化,继续推进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面临一定的不确定因素”。

2018年9月,利欧股份发布公告称拟出资23.4亿元收购苏州梦嘉75%股权。一个月后,利欧股份发布公告终止收购,原因是协议各方对标的公司估值存在差异。就在当月,骅威文化拟作价15亿元收购旭航网络100%的股权,仍然以失败收场。

在很多人印象中,自媒体是一门好生意,尤其是像“吴晓波频道”这样的高影响力自媒体,必定受到很多资本的关注。但是,随着一桩桩天价并购案的终止,让自媒体开始被资本市场重新审视。

那么问题来了,曾经在自我天地里玩得风生水起的自媒体,如今为何纷纷遭遇滑铁卢?

去个人化或能破局

就在全通教育发布终止收购公告的三天前,“吴晓波频道”APP已更名为“890新商学”。细读全通教育对深交所问询的回复,也能明显感受到,全通教育再三强调,吴晓波个人形象对于标的公司经营层面的影响在不断降低,巴九灵并非围绕吴晓波个人开展业务。

a89a-ifaencf3771062.jpg

另外,吴晓波曾承诺,自本次交易完成之日起在标的公司或上市公司及其他下属子公司任职不少于五年,在巴九灵服务期间和离开巴九灵后两年内不得从事与巴九灵相同或竞争的业务。同时,在竞业禁止期内,吴晓波不以个人名义在巴九灵体外参与其他培训、演讲等知识传播活动,不以个人名义注册其他微信公众号聚集流量、发布共享知识内容。

很显然,合作双方都在去“吴晓波”化,逐步弱化他的个人影响力。

对于一家企业来说,若想继续发展壮大,不得不减少对单独某个人的依赖。随着巴九灵公司运营的扩大,出于对公司风险的考虑,也需要降低吴晓波个人的分量。

就拿吴晓波的同行罗振宇来说,在2017年,罗振宇先是选择停更40分钟的《罗辑思维》长视频,两个月后又停更了《罗辑思维》的60秒语音,殊不知,这款语音栏目已经坚持1600多天。

至此,《罗辑思维》“支离破碎”。罗振宇亲手扼杀了《罗辑思维》,又一手“孵化”出得到APP,进而打造出了一批像李翔、薛兆丰、刘润为代表的个人IP。

这样的去个人化布局,或许也能给吴晓波频道、凯叔讲故事、樊登读书等知识付费平台,就如何寻求个人IP与企业发展之间的平衡,提供更多思考。

而对于吴晓波团队,对资本市场的探索,还会继续进行。

9月27日晚间,巴九灵方面曾向外界作出回应,资本市场上依然会继续前进,继续并购或独立IPO都是选项,具体需视情况而定。

作者:新知君

广告图
文章评论

微信公众号:新知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