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新知榜联合创始人邱福国受邀出席2019年度知识服务行业峰会

新知榜 2019-09-11 10:55:26

b90e7bec54e736d1d79e957e6c2629c7d46269b7.jpeg

新知榜联合创始人邱福国

【猎云网北京】9月6日报道

9月6日,以“探索·破局”为主题的“2019年度知识服务行业峰会”在北京望京凯悦酒店举办,新知榜联合创始人邱福国受邀出席《知识服务的核心是内容还是服务?》的高峰论坛环节。

邱福国认为,知识付费转向内容付费有两点原因。首先,在知识付费发展的最初阶段,购买的用户处于观望期,而现在,用户会考虑“你怎么跟我玩”。其次,现在的知识付费还是以成年人的成长为主,偏向于职场方面,未来要做更多的延展,符合消费者群体。

此外,创业者要关注短视频方向。创业者要关注短视频方向。邱福国表示,199元并不是知识付费行业的一个门槛,可以将价格提高,而抖音和快手等短视频是一个打破199元框架的工具。

对于“内容服务是重在内容,还是重在服务?”,邱福国认为,内容服务应该重服务,“一个产品199元,但是到长江商学院要花几十万,产品是一样的,但是服务不一样,所以重在服务。”

对于未来,邱福国表示,内容创业者要充分发挥KOL的作用,增强个人IP属性,打造超级个体。

新知榜创立于2016年9月,是业内领先的知识付费第三方服务机构,隶属于成都新知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目前新知榜已对接爱腾优等上百个优质渠道,接入超4000个优质知识付费课程,并为2000家知识创业者及机构提供内容分发、工具定制、品牌推广等服务。

以下为嘉宾演讲实录,猎云网整理删改:

主持人:非常高兴大家来到今天的论坛,刚才我们在贵宾室也跟几位老师有了简单的交流,大家对于今年整个知识服务行业有自己的看法,请大家介绍一下,来自于哪儿,在知识服务做哪些事情。

邱福国:我们是中国首家知识付费的排行榜,作为第三方,一直为行业做观察。我们现在为很多创业者,也是我们的导师们,做一些前端包括后端的服务,比如说内容希望往哪些方向走,哪些渠道做。我们希望新知榜作为整个行业的基础行业服务者。

主持人:我们敢不敢做一些打破常规的事情,我们能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如何从流量端把有刚需的人筛选出来,几千块不是服务的终点,还有几万的服务。接下来请邱总从行业的角度,对刚才纪老师发出的战书,提一些建议。

邱建国:根据纪老师提的建议,我们认真考虑一下,我们发出邀请,新知榜作为行业第三方媒体,我们可以考虑行业自律协会,并且举办一些行业的交流活动,我们要良币驱逐劣币。我们在喜马拉雅评选一些课程,这个课程是《财富自由之路》,我们当时对这个课程提供很严厉地批评,这个领域确实需要调整。

我们新知榜作为第三方,我讲两个方面:首先,知识付费为什么往行业付费转型?我们现在天天讲割小白、韭菜以及用户焦虑,其实焦虑的不是用户,真正焦虑是我们在座的内容创业者们。创业者天天讲我的课程卖了10万份,他卖了20万份,吴晓波卖了40万份,我估计很多创业者焦虑,天天打破头来想怎么样搞好产品,可以在哪个平台获取第一波流量。所以,知识付费往内容付费转,有两个点是抹不开的。

18d8bc3eb13533faad2581fd5ba59b1a43345bc9.jpeg

第一,2016年知识付费开始起来,有很多参与购买的用户处于观望看热闹的阶段,这个东西是什么?2016、2017年很多用户说这是知识付费,你是一个东西我就要买,往后面走,我要考虑到你怎么跟我玩,这是第一个方向。第二,起初或者现在大部分认为的知识付费还是偏个人,以成年人成长为主,偏职场方面,没有切到K12、小孩教育。慢慢你为了延展,更多符合消费者群体,所以我们提出来知识付费往内容转。很多杂志切进来,特别是杂志里面做的比较出色一个产品是《中途》,这是做的很好的,是从知识付费到知识服务。

另外需要关注的方向是短视频。刚才纪老师讲,为什么我们的产品不能一来卖三五千甚至三五万,你干什么卖二三十块钱,甚至19.9元,这确实是对创业者新的思考。那从内容付费或者短视频来看,前两天在杭州参加我朋友搞的现场培训,两三百人是通过网上过来的,怎么来,短视频导流,四天课程卖9980元。从另外的一个角度切入到我们知识付费领域,打破了当年有些行业前辈给创业者的洗脑。我们觉得199元,为什么定价199元?我们做了行业分析、用户分析,用户超过199元,就会理性思考,低于199,就会感性成交。没有这样的概念,作为教育从业者,我们在教育用户,我们在引导行业,我们给内容创作者,我们就认为199元是一个门槛,其实不是,可以往高爬。所以短视频比如抖音、快手切入的,反倒是打破了199元的魔咒。我们也鼓励内容创作者,不要被199元框死,可以像许总一样,来一个单价搞几万的也可以。

所以,知识付费到知识服务的一个问题:内容服务是重在内容,还是重在服务?这是一个伪命题,内容服务当然重在服务,要不然不叫内容服务,以什么样的花样为用户提供消费场景,或者是消费体验,就像得到一个产品199元,但是到长江商学院要花几十万,产品是一样的,但是服务不一样,所以重在服务。

主持人:我们的分享即将接近尾声,我们觉得今天是继往开来的一个会,能不能用一句话表达一下对行业的期待。

邱福国:我们要打造所谓的超级个体,现在个人崛起、组织下沉,内容创业者一定要充分发挥KOL的作用,借助现在的工具也好,平台也好,把个人尽量往上推。未来五年、十年,个人创业者,像李佳琦什么的,他在知识付费有同样的道理,个体越崛起,个体越强,这个组织慢慢会显得弱小。个人IP属性强,未来服务1万人,一个人提供一千元,就很好了。

广告图
文章评论

微信公众号:新知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