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观察

吴晓波回应全通教育收购:在做一件冒险的事 内心平静

新知榜 2019-03-29 09:47:27

641.jpg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订阅用户超过400万的“吴晓波频道”借全通教育闯关A股一事仍在发酵。

3月28日,交易方主角之一、“最赚钱的财经作家”吴晓波,一身咖啡色西装现身旗下杭州巴九灵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举办的“全球企投家峰会”。

会上,吴晓波提到了该收购的进展和细节,“前两天(我)刚从深圳回来,因为我自己的一个交易,去到证监会,到深交所做一些公司的说明。”

吴晓波坦言,该交易受到市场热议,“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但是,“作为一个文创公司的董事长,在做一个跟投资相关的冒险的事,在内心深处是挺平静的。”

“我在做一件冒险的事”

“上个礼拜做的决定,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吴晓波在会上说,“目前该交易还没有得到证监会的批准,还需要大概半年的时间……”。

就在3月17日晚间,全通教育(300359.SZ)一纸公告引发资本市场热议,其筹划以发行股份方式购买杭州巴九灵96%股权,同时拟募集配套资金,但是未披露收购价格。

而注册资本7500万的杭州巴九灵,实控人正是吴晓波。该公司旗下共有九个微信公号,包括“吴晓波频道” 、“企投家并购”、“大头企投会”等。

“我们的对标公司(全通教育)是曾经股价涨到400多元,现在股价7元的公司”,吴坦言,“我们都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不过,吴晓波也在会上提到,“作为一个文创公司的董事长,在做一个跟投资相关的冒险的事,但是我在内心深处是挺平静的。”

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小小的关于企投的试验”,“把一个实体的文化公司投到非理性的繁荣的中国资本市场中”。

吴晓波表示,“大概会在半年以后分享这个案例,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选择这样的一家教育标的做这样的事情,风险的边界在什么地方,我们有没有可能把控,这个并购我们希望达到怎样的目标。”

会后,吴晓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回应,“很多人认为巴九灵是一家自媒体公司,其实我们70%以上的收入,是来自教育培训,比如类似企投会这样的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企投会是吴晓波开创的一个面向企投家的“交互式学习”社群。

从微信公号“吴晓波频道”进入,子栏目中就有企投会的设置,最新一期的开学日期是2019年6月26日至28日。企投会入会费用为89800元/年,5期会员的定金是9800元。

此外,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接近交易人士处获悉,全通教育最快可能会在本周日(3月31日)晚间披露交易预案。

此前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1月,“吴晓波频道”的主体公司上海巴九灵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其唯一股东杭州巴九灵)完成由挚信领投、浙商创投、头头是道和普华资本参与的1.6亿元A轮融资,投后估值20亿元。

一位熟悉杭州巴九灵的人士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要上市的事,一直有听说,公司还有专门负责上市的部门,梳理成立以来的业务往来”。

股王能重现风光吗?

而该交易的另一个主角全通教育,曾是A股市场昔日的“股王”。

2014年1月,打着“在线教育第一股”名头的全通教育登陆创业板, 2015年5月,全通教育股价一度冲至467.57元/股,超过彼时的贵州茅台,成为沪深两市“股王”,市值突破535亿元。

然而,目前,全通教育股价已跌至7元附近,市值仅为45.7亿元,逾400亿元的纸上财富灰飞烟灭。

在过去的三年多时间内,全通教育进入疯狂“买买买”模式。

光是2015年,全通教育先后收购了河北皇典、湖北音信、广西慧谷、杭州思讯、上海闻曦、继教网技术、西安习悦、介诚教育8家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总成本约14亿元。

不过,接连的收购动作,并没有给全通教育带来显著的业绩提升。

2012年-2014年,全通教育净利润在4000万-4500万之间。2015年频繁收购之后,其2015年当年实现净利润9360万元,2016年净利润1.03亿元,不过2017年净利润仅为6629万元。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8年三季报显示,全通教育积累商誉13.93亿元,占总资产的51.27%。

2018年,其业绩表现也不如人意。

全通教育此前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8年预计实现营收8.33亿元,同比下滑19.17%;净利润-6.21亿元,同比下滑1037.51%。

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全通教育高管上市以来的一路减持。

自2015年6月起,全通股份的一众股东、高管共减持套现30亿元。即使在股价的低位,全通教育实控人陈炽昌仍在减持,2018年11月,陈炽昌以5.97元/股的价格转让全通5.18%的股份,再次套现1.96亿元。

在这样的背景下,全通教育准备收购估值20亿元的杭州巴九灵,能否给其业绩和股价提振信心呢?

广告图
文章评论

微信公众号:新知榜